这个夜晚属于王健大师

2018年12月24日

传说伯牙弹琴给子期时琴弦绷断,是因为有知音聆听。12月22日晚,中国爱乐乐团在北京音乐厅上演的“大提琴家王健之夜”音乐会上,就出现了大提琴家王健琴弦绷断的一幕。而这场音乐会,也是乐团为马上迎来50岁生日的王健准备的礼物,王健用浓郁而深情的琴音,上演一场名副其实的“王健之夜”。

让人没想到的是,海顿的《C大调第一大提琴协奏曲》开始不到十分钟,只得舞台上“啪”的一声响,音乐戛然而止。向舞台上一望,王健手中的大提琴竟然断了一根弦。观众还在震惊中,王健随即起身,向观众鞠了一躬,拿着大提琴转身快步走回后台。

仿佛直到这时,观众们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很多人长出一口气。不过听得出来,在场观众对此充分理解,音乐会出现断弦实属难以避免,现场秩序一直很好,余隆和乐团也依旧在舞台上,大家都安静地等待着。王健并没让观众等太久,不到5分钟的时间,他手拿大提琴再次从上场口走了出来。王健刚一露面,音乐厅里便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观众再一次欢迎他的登台。

王健再次鞠躬、坐下、调弦,乐声再次响起。这样的一段小插曲并没影响动人的音乐,王健也以他稳健的台风和优美的琴声感染着观众。尤其是在《堂吉诃德》中,王健手中的大提琴,化身堂吉诃德的形象,时而与人打斗,时而对着“公主”倾诉衷肠,色彩变化非常丰富。

随着最后一个音符终止,两个多小时的音乐会走向尾声。在观众的欢呼声中,王健多次返场,余隆代表乐团向王健送出生日祝福。中国爱乐乐团团长李南也走上台为王健献花,“乐团成立一路走来,非常感谢王健的多次合作。”李南略略停顿,“他是一个非常谦逊的人,也是非常憨厚的人,还是非常木讷的人,他不善言辞,但在我心中的艺术形象非常高大!”

李南风趣的表达逗得观众哈哈大笑,余隆也补充道:“王健具有国际水准,但他不是那种在自媒体上自我宣扬的人,是真正的世界级艺术家,希望我们真正的大师得到尊重!”余隆的话再次引发现场的掌声,自始至终,站在李南和余隆之间的王健依旧低调,始终安静地听着,时而向李南、余隆及观众报以儒雅的微笑。


“人生真的很短暂,眨眼就没有了,希望大家能够珍惜朋友。”王健用简单而质朴的话回应着来自大家的祝福,“我要感谢余隆、李南和中国爱乐乐团,他们创造的音乐艺术环境,为艺术开创了新的天地。”随后,他加演一首柴可夫斯基的《如歌的行板》,用琴声为“王健之夜”正式画上句号。

——《北京日报》,记者韩轩


演出结束,全场观众报以极其热烈的掌声和喝彩声,王健重回舞台,对观众说:“2001年我第一次与中国爱乐‘初恋’时演奏的是柴可夫斯基的《如歌的行板》,今天我和‘她’再为大家演奏一次。”这是12月22日中国爱乐乐团在北京音乐厅的情景,50岁寿星老王健与爱乐重温感人一幕。


中国爱乐乐团2018-19音乐季一场重要演出,是给王健这位世界著名的大提琴演奏家祝贺50岁生日而精心设计的音乐会。上半场是海顿的《C大调第一大提琴协奏曲》,下半场是理查·施特劳斯的交响诗《堂吉诃德》。意外的状况发生在开场不久,王健正在演奏第一乐章时,啪的一声,他大提琴的一根弦断了。王健只好回到后台为琴换弦,等待的观众也有人不忘幽默,“这是屋外有人在偷听,而且必须是个知音啊!”重新回到舞台的王健与爱乐从头演奏,末乐章轻松愉悦的炫技,王健与中国爱乐简直就像飞起来。

下半场的《堂吉诃德》更有“看”头,堂吉诃德——大提琴王健与桑丘——中提琴张安祥的二重奏极具人物性格和舞台形象感,张安祥的演奏活脱脱“旷世英豪”再现,引来“堂吉诃德”听戏式的赞叹。演出结束时,中国爱乐乐团团长李南上台当众与王健约定——“三年后,中国爱乐音乐厅落成开张的第一场,一定请你再来合作演出!” 


——《北京晨报》,记者李澄

这是一个令人感动的夜晚。现场观众拿到的节目册里,详细记载了大提琴家王健在中国爱乐乐团的音乐季里登台的记录:

2002年2月24日

克里斯托夫·潘德列茨基:中提琴协奏曲(大提琴独奏版)


2002年11月2日

彼得·伊里奇·柴可夫斯基:如歌的行板


2004年7月11日

安东宁·德沃夏克:B小调大提琴协奏曲,作品104


2007年1月21日

尼古拉·米亚斯科夫斯基:C小调大提琴协奏曲,作品66

理查·施特劳斯:堂吉诃德


2009年1月9日

约瑟夫·海顿:C大调第一大提琴协奏曲,作品Hob.VIIb/1


2009年8月30日

陈其钢:逝去的时光


2010年5月25日

彼得·伊里奇·柴可夫斯基:洛可可主题变奏曲,作品33


2010年9月25日

约瑟夫·海顿:D大调大提琴协奏曲,作品Hob.VIIb/2, Op. 101


2013年1月25日

欧内斯特·布洛赫:希伯来狂想曲《所罗门》


2015年9月19日

谢尔盖·普罗科菲耶夫:E小调交响协奏曲,作品125


2018年12月22日

约瑟夫·海顿:C大调第一大提琴协奏曲,作品Hob.VIIb/1

理查·施特劳斯:堂吉诃德


未完待续……


已经走过18年历程的中国爱乐乐团,有16年的时光都是与大提琴家王健携手走过的。王健见证了这支乐团从无到有、长大成人,乐团也看着王健从青年步入中年,白发爬上鬓角。这样的缘分妙不可言,在音乐界也并不多见。而对于音乐爱好者们来说,中国爱乐乐团与王健携手奉献的这些精彩演出,早已被许多人铭记在心。

12月22日晚上的这场音乐会就是这样。在海顿的C大调大提琴协奏曲中,第一乐章因为断弦的小事故而意外中断,但却让人联想起伯牙子期的故事,以及“知音少,弦断有谁听”的词句。几分钟之后,音乐从头开始,王健也用自信的精神状态与炉火纯青的技巧诠释了这部充满了青春气息的协奏曲,他明亮的琴声在歌唱性的段落里使人沉醉,又在技巧性的段落中让人感到眼花缭乱。

理查·施特劳斯的《堂吉诃德》是作曲家极富浪漫主义色彩的自述,在当晚的音乐会里,王健的琴声化身堂吉诃德老爷,他的琴声变化多姿,将原作中一个个精彩的场景诠释得活灵活现,而张安祥用中提琴饰演的“桑丘”在尽职尽责之余,同样展现了个性十足的一面。

在音乐会的最后,中国爱乐乐团团长李南登上舞台,除了向王健送上生日的祝福之外,还特别提及了刚刚于12月21日奠基的中国爱乐乐团音乐厅及配套排练设施项目,并诚邀王健在三年后为新音乐厅落成音乐会献艺。余隆总监则盛赞王健是真正世界级的艺术家,并同样送上了生日祝福。始终保持着腼腆笑容的王健则向余隆总监、李南团长以及乐团表示感谢,并用一首柴可夫斯基《如歌的行板》作为送给全场观众的一份礼物。而这首意境隽永的乐曲也正像中国爱乐乐团与王健的故事,仍将在未来继续书写。


 

网站地图 申博太阳城注册 申博电子游戏 太阳城网址 幸运大转盘
菲律宾申博怎么注册登入 申博官网太阳城娱乐网 菲律宾申博在线登入网站 申博账号登入
菲律宾申博娱乐 申博app下载 澳门赌场 申博官网
澳门新葡京赌场 百家乐登入网址 申博登入网址 太阳城亚洲注册
澳门星际赌场 申博现金百家乐 太阳城会员登入 网上百家乐